攤開一掌火紅……

關於部落格
四季,早過了秋。
  • 110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玄日狩/炎月】獨處


  「日皇小心──」

  「月牙兒──」



  「阿炎,你躲在這裡幹麻?」白蓮月在偌大的校園裡找了一圈,才找到躲在縮小版防空洞裡的日向炎。「都要上課了還在這裡玩?」

  「月牙兒,我剛剛發現有這個地方,這就像是祕密基地一樣!」日向炎坐在佈滿灰塵的地上,一隻腳直直伸著,手肘靠在彎起的膝蓋上,一臉驚奇。

  「呵呵,什麼祕密基地,這是小孩子在玩的吧!」白蓮月笑了出來,也跟著躲進去,完全不顧身上那套月牙白的衣服會弄髒。「唔,真矮。」

  「小心頭。」日向炎往旁邊挪一挪,讓出個小地方讓白蓮月坐下。

  「這種迷你型防空洞你家應該也有吧!」有錢人家通常都會建在地下室,其實也沒什麼稀奇的。

  「有啊,不過這種地方黑黑暗暗的,阿夜不喜歡。」想起弟弟總是待在陰暗的地方,日向炎微微嘆了口氣,沒注意到白蓮月頓時臭著一張臉。「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看到,雖然兩個人很擠,不過感覺很溫暖呢!」

  「呵呵,你可以抱著我,這樣就不會冷了!」白蓮月抓起日向炎的手圍在自己腰間,把頭靠在其肩膀上,笑得像吃了蜂蜜的維尼熊,很滿足。

  日向炎笑出來,笑聲在小小的空間迴盪,拉著白蓮月的手說道。「上課鐘打了,我們回去上課吧!」

  「翹掉,反正那些東西都念過了。」這下換白蓮月不想回去上課了,好不容易逮到跟日向炎獨處的機會,說什麼也不想這麼快結束。

  「這可不行,你想要的話,改天我們再來吧!」見白蓮月撇撇嘴轉身爬出去,日向炎微微笑的跟在後頭。

  「那說好了下一次你要陪我來──阿炎你的腳怎麼了!」到外頭的白蓮月拍拍身上的灰塵,邊說邊轉頭,沒想到一轉頭卻見日向炎的腳流血了!

  「嗯,剛剛不小心摔進去,不小心擦傷了吧。」日向炎還一臉驚奇的看了看自己的腳,下一秒白蓮月黑著一張臉,一把抓起日向炎的手往保健室走,還一路誶誶念。

  「笨蛋,受了傷就要說啊!居然還敢待在那種髒兮兮的地方,想要細菌感染發炎嗎!」

  日向炎微微笑著,反手握住白蓮月的手。


  什麼,才叫真正的,不分離?


  「噯……我一直想著,以後的我們會如何……」

  「有時間,咳咳咳……想那些,不如先想想怎麼出去。」

  「你真的是,一點也不浪漫……我就不相信,你就不會去想日向夜十年後的模樣……」

  「阿夜十年後當然還是很可愛!」

  「那我呢?我十年後應該還是很有吸引力的吧,呵呵……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幹麻不出聲……這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……」

  「咳咳……」

  一陣咳嗽過後,相擁的腹部傳來濕潤的觸感,黑暗中,只有兩人深深淺淺的呼吸,間雜著似氣喘發作時的吸氣聲。

  「我想過要看著你變老呢……不過這願望似乎有點困難……」

  「……沒有什麼困難。再等一會就好了。」

  「呵呵……你會後悔嗎?明明……」

  「沒什麼好後悔的,世上沒有後悔藥,所以,後悔也無濟於事。」

  「咳,我們,果然很像啊……」 

  「所以……你後悔了嗎?」

  「別說笑話了……如果真是這樣,我在這裡不就失去意義……」

  沙啞的笑聲在密閉的空間響起,氧氣越來越稀薄,體溫越來越低,於是再出力抓緊懷中的人,縱使自己已經沒什麼力氣。

  「如果,流盡淚水就可以換回所有的決定,世界上的人都是瞎子。」

  「當然,因為……總有錯誤的決定。」

  「那麼……你我的相遇,莫非是個錯誤?」

  「不,相遇不是錯……先付出真心的舉動才是錯誤。」

  「那你錯了嗎?」

  「呵呵……錯很久了……如果這是我們的終點,其實也不差……」

  「誰說這是終點……發昏了嗎……」

  「哎……說聲『我愛你』……好不好……」

  「哼。」

  「……王八蛋……這時候說一聲……會死掉是不是……」

  「……閉嘴。」

  「我希望……時間過得再慢一些……你已經很久……沒有這樣抱住我了……」

  手臂攬住身體漸沉的人,掌心使勁向上移動,本該溫暖跳動的心慢慢停息,空氣中佈滿濃烈的血腥味,他和他的血混雜在一起,潤濕了他們的衣裳。

  「這句話……現在說太早,未來說太遲……我們也不需要這樣的話……」

  「你也知道我不會……說出這樣的話……」

  「但我回頭了。這一次,我抓住你的手。」

  ──於是,我和你一起困在這裡,這是屬於我們的獨處。

  「這一次,我沒有遺忘你……」


  日皇參加政府新建的中心高樓落成大典時,卻遇到恐怖份子的襲擊,將日皇所處的高樓以強力爆炸物炸毀,多數人罹難。

  據悉,日皇原本已在保鑣的護衛下即將逃出生路,但日皇突然回過頭拉住一個人,就在此時,好幾層樓的水泥紛亂砸下,阻隔保鑣及日皇,造成日皇困在十幾層樓之下。

  當三日後找到日皇遺體時,卻發現日皇躲在一根樑柱旁,鋼筋水泥正巧交疊成一個縫隙,而他的雙手還摟著一名男子,一根粗大的鋼筋貫穿兩人的腹部。


  直到失去力氣,我們仍在一起,這一次,沒有分離。

***
(偷偷浮)
噢,這個是突發文(?)
就是突然被歌打到,但是襲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一首溫情(?)的歌,襲寫出來居然是這種模樣(沉思)

原本沒有前面那段,早上起床想一想覺得還是加上去比較好,至於中間的部分嘛……呀哈哈應該知道誰是誰吧(抹臉)
然後這好像是襲第一次嘗試中間都用對話而已(望)
感覺好奇怪(自毆)

至於那個人物好像全組壞光光Q口QQQ
嘛襲已經被錯叛榨成人乾了OTL
有看到崩壞……您有幾項選擇:
1.無視崩壞繼續撩下去(襲感謝您(?)
2.按右上角離開(歡迎您?)
3.按右上角離開,跳去看其他好文洗刷腦中的東西XD
4.留下感想與指教(羞奔)

最後一定要公告的是──

請有訂購《錯叛》的朋友,請在12/15(三)匯款完畢唷!
不然會變成棄本,等之後有餘本再賣這樣。
也請匯完款要記得去填回報單啊啊啊Q口QQQQ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